创业史好词摘抄100个,创业史的精彩段落

创业史好词摘抄100个,创业史的精彩段落

创业史好词摘抄100个,创业史的精彩段落

陈在书房里

关于优秀文学作品与作者的关系,钱钟书先生有一个著名的比喻:“如果你吃了一个鸡蛋,感觉很好,为什么要认识下了鸡蛋的母鸡?”这句话显示了钱先生的大气、谦逊、智慧和幽默,很多人都称赞他。

然而,现实生活中往往不是这样。你看,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曾经风靡大江南北,伴随着这样一个现象:从官方到民间,从文坛到理论界,从老一辈到大学、中小学生,中华大地再次掀起了前所未有的“路遥热”。人们谈论“路遥的人生经历”“路遥的妻儿”“路遥的传奇”“路遥的奋斗足迹”……对于普通人来说大概就是这样。离家近一点,我的文章的主角是陈先生。毫不客气的说,我第一次尝到美味的“鸡蛋”《白鹿原》之后才开始关注陈钟石先生;看完《白鹿原》,又从不同地方买了陈老师的其他作品,借回家看;看完《白鹿原》,还去灞河参观白鹿书院,也想吸点白鹿的“仙气”;读完《白鹿原》,我开始在不同的场合打听和了解陈先生是如何从一个业余农民作家一步步走到中国当代文学的前沿;看完《白鹿原》,更感兴趣的是关注陈先生的性格、朋友、爱好和兴趣,包括坊间传闻。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仅喜欢上了陈先生的文章,也佩服他这个人,佩服和感兴趣的是他自己那句极富关中味的——。从陈先生的笔和口中说出的这些话,直白简单,一目了然;秦韵回味无穷;容易记住,击中心脏。我专门记录并摘录了陈先生的这些语言,并冒昧地将其概括为“陈白话”。

一、【谈人生】“每个人都以同样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但他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方式却大不相同。我唯一祈求上帝的是,我可以接受任何方式,只要我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是陈先生在他60岁生日时,一群朋友聚在一起的真诚演讲。虽然题目有点重,但是深刻又发人深省。我们来看看:在我们身边,在我们面前,同年出生的学生,在同一个村或同一个工厂,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大学同学的起点基本相同。然而,当他们四五十岁,甚至到了老年,为什么他们的情况却大不相同?潜在的原因是什么?是陈先生说给年轻一代看的:路在脚下,要走自己的路。生活注重过程、质量和每一天的每一步。在有限的生命中创造出对社会有价值的东西,这样生命才会辉煌,才会强大。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陈当时已经60岁了,早已成名。然而,他还是不得不追求两个字:——“清醒”。

二、【谈家风】“我的家风家规,如果我说出来,我的直接继承就是我爸——不疯话,不说大话,不撒谎,只说实话,说实话。”“关中当地有一句话,说一个婴儿,不管是长大后变成凤凰,还是和牛一起种地,都要看每个人的运气,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学’(指学不好,作者注)。”

2014年春节,中华大地灯火通明,一家人团聚。央视在黄金时段推出《什么是家风》系列访谈节目,陈先生是访谈嘉宾之一。以上是陈先生在采访中的回答,给很多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说起家乡的规章制度,陈钟石先生在另一篇散文中写道:“父亲叫我不要先说后做,要先做事后说话;如果你想做的事情做了,你仍然可以不说话。他没有解释,我后来才明白,如果你想做的事情(特别是大事)没有成功,就会给人留下吹牛的负面印象;如果一个人,尤其是年轻人,总是说大话,不会做事,没人会在乎你说什么,在村民中的信誉就会丧失。如果有一个人说好话,做鬼事,村里人对其有一种说法,‘嘴里念佛,心里却活着’。“霍查是当地方言,多指做坏事,是一个人不同内心的生动写照。

三、【谈读书】

“截至今天,我还没遇到也没有听过不读书的作家。阅读开阔视野,阅读启迪智慧,阅读也丰富艺术天地,阅读更深化思维……”这是陈忠实先生回答一位记者提问时的观点。众所周知,陈忠实先生一生酷爱阅读。在描述他阅读《创业史》的独特感受时,陈先生有这么一段话:“1973年末至1974年初,我上南泥湾五七干校去锻炼,规定必须要带《毛选》。另外,我偷偷带了一部《创业史》,外面套了一个《毛选》的塑料封皮。在南泥湾的窑洞里,晚上十点统一断电熄灯,我自制了一个油灯,同窑的人睡了,我在油灯下读《创业史》……我记得十余年间先后读丢过九本《创业史》。打开到任何一页或者任何一章,我就能读进去,而且就能把一切烦恼排除开,进入蛤蟆滩那个熟悉的天地,这种感觉是我一生的阅读史中绝无仅有的现象。”

四、【谈写作状态】——

“文学创作是一个个体劳动,我的创作情境是,找一个相对清静的地方,比如我原下的祖屋,铆着一股劲写,事前很少和外界或媒体讲,这就像蒸馍:馍蒸到一半,最害怕啥?最害怕揭锅盖。因为锅盖一揭,气就放了,馍就夹生了。”边看边思陈先生这段“创作自画像”,我不由地想到渭北我的老家,记得村子里有几个过日子特别“狠”的大嫂大姐,到了收麦子、拾棉花季节,哪有几点下地、几点回家一说,更不要说按时吃饭、休息了。一到地里,人就像上了发条一般只知道干活,水也不喝,馍也不吃,甚至头也不抬,一鼓作气非要把麦子收割完、把棉花拾掇好,方才回家。他们虽然没有太多文化,但心里明白一个道理:要过上好日子,获得好收成,就得一心一意、心无旁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地去耕耘去劳作。同样,唯有凭着一股子倔劲、韧劲和狠劲,抱着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志向去搞创作,才能收获精品。

五、【谈路遥】

“路遥英年早逝,一颗璀璨的星从中国的天宇间陨落了!一颗智慧的头颅终止了异常活跃异常深刻也异常痛苦的思维。”这是1992年11月21日,陈先生在陕西文艺界悼念路遥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别具一格,堪称经典。在悼念路遥的文章中,陈先生写道:“就生命的经历而言,路遥是短暂的;就生命的质量而言,路遥是辉煌的。能在如此短暂的生命历程中创造如此辉煌如此有声有色的生命高质量,路遥是无愧于他的整个人生的,无愧于哺育他的土地和人民的。”这本是一篇悼文,但在我的心中,已经成为一篇爱不释手的美文。最近三五年,我读了不下十几遍,每每读到此文,我的思绪便一下子飞到了远方,我想起冰心悼念郭沫若的经典话语:“1978年6月16日16时50分,一颗中国当代科学文化的巨星,拖着万丈光芒从我们头上飞逝了,陨落了!他并没有陨落,他永远不会陨落。”我甚至还想到了一百三十多年前,在遥远的欧洲大陆,恩格斯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这个人的逝世,对于欧美战斗的无产阶级,对于历史科学,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细细品读这三段名人的悼文,我感觉,悼文作者均毫无保留地写出了发自内心的亮光,对逝者情真意切、悲恸至极之情,用陈先生的话说就是“最难以承受的是物伤其类的本能的悲哀。”

六、【谈拜师学艺】

“大树底下好乘凉,大树底下不长苗。一个业已长大的孩子,还抓着大人的手走路是不可思议的。”陈先生最崇拜的当代作家是柳青、赵树理、王汶石,他早期在深入生活、故事选材以及语言叙述方面都深受这几位先辈的影响,当时有人还送给他“小柳青”的称号。上世纪80年代初至中期,他开始探寻新的途径,学师尊师但不迷师:“我觉得,必须形成自己的风格个性,除了思想观念,在艺术上也要有一个剥离的过程——剥除旧的观念,不仅思想上而且艺术上,要从大树的阴影下寻找自己的天空、阳光。我是从自然界受到这种启示,开始寻找自己,形成自己的创作风格。”

七、【谈同行竞争】

“树木成片成林便会竞长,一群幼树相互拥挤,竞争竞长,互不伤害,前途在广阔的天空。简言之,‘互相拥挤,志在天空。’”

在陈先生这段话的背后隐藏着一个美丽真实动人的故事,时间是35年前,故事的主人公是陕西文坛的贾平凹、陈忠实及其同期崭露头角的青年作家群。在我看来,这个故事可能会长远流传、泽被后人,因为这段故事充满了正能量。

还是用陈先生的一段自述来讲述这个故事吧:“1980年初,西安市群众艺术馆很关注本市几位写作的青年作家,有意把这几个人组合到一起,互相切磋,交流心得,互相促进,再得提高。贾平凹提出以‘群木’作为文学社的名字,意旨为一群幼树在同一片林地里,互相拥挤,竞争竞长,志在天空。我当即表态赞成。中国当代文学的天空多大呀,陕西和西安当代文学的天空也够广阔的了,能容得下所有有才气、有志向的青年作家,要把眼光放开到天空去。天空是既能容纳杨树、柳树吸收阳光造成自己的风景,也能容纳槐树、椿树吸收阳光而造成另一番完全不同景致的。”

八、【谈《白鹿原》创作的最初心气】

“我想我死的时候有一本垫棺作枕的书。”这句当初的“脱口秀”通过现代化的媒体传播,知者越来越多。这句话是陈忠实先生在准备《白鹿原》创作时,借着酒力,对一位年轻的编辑记者朋友脱口而出的。不料,这句话现在已经成为人们认识陈先生,认知陈先生,认同陈先生,敬佩陈先生,喜欢陈先生的一把“钥匙”。

后来在不同场合,陈先生对这句话作了解读。陈先生说:“这是我当时最真实的心态。这心态在要写这个长篇并着手准备的时候就基本确立了。”“算着我粗略的写作计划,写成正式稿时我可能就接近或超过50岁了,记不清是哪一天,当算计到这个令人顿生畏惧的生命数字时,我平生第一次意识到生命短促的心理危机。文学写作一生缠绕我心,却还没有写出真正让自己满意的作品,眼看着就要进入乡村里习惯上称为老汉的年龄了……纯粹是由生命年轮即将辗过50大关时而催发出来的。”

“单凭已出版的那几本中、短篇小说集来用做垫棺的枕头,我会留下巨大的遗憾和愧疚!”“唯有一部被社会认可的大作,才可能让我这双从十四五岁就凝眸文学的眼睛闭得踏实。”

九、【谈写不写自传】

有不少出版社、记者朋友约陈先生写自传,但陈先生说:“我认为没有必要写。作家的意义就是写作,在作品之外,作家就不需要多说话了。”

“作家生命的意义就是创作,作品就是作家的传记……关于《白鹿原》这本书,我心里觉得十分踏实的一点就是,整个出版过程没有炒作。”

出版前,《白鹿原》先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篇小说连播”中播出,很多听众便纷纷询问这个小说什么时候出版。热心的记者朋友想在《陕西日报》上发一个书讯,告诉读者小说什么时候出版。闻听此事,陈先生对这个书讯提出了三点原则:第一,不要溢美之词;第二,不提内容简介;第三,不强调作品耗时6年。他在书房里磨蹭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写了百十来字的一个书讯,说明这个小说什么时候在《当代》连载,什么时候出书,通篇没有一句评论。在《陕西日报》上发表的这个百字消息,是《白鹿原》发表和出版前唯一的一篇“宣传”文字。

十、【谈个人生活情趣和幸福感】

“我觉得我活得很自在。很自在,很坦然,既不趋势,也不太做作吧。基本按照我个人的兴趣情趣选择我的生活方式……比如说这个喝着酒、听着秦腔,在我看来就很浪漫了。跟一帮朋友在一块,说文学,也说足球,很舒服啊。”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的主持人朱军,向陈先生提问:“生活当中您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您是个浪漫的人吗?”陈先生作了上述的回答。

了解陈先生身世、经历的人,都知道他知恩报恩,淡泊名利,不赶时髦,大隐于市,大象无形。一提起文学事业,他永远都充满着精气神:为文学而生,为文学而干,为文学而苦;为文学而背干馍,为文学而寂寞,为文学而当圣徒。他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表述年轻时的梦想志向——“高考名落孙山之后,便想的更实际也更具体了。能当上一名国有工厂的工人,就算进入天堂了;当了民办教师后,便梦想着转正为吃商品粮、领月薪的公办教师;后来被吸纳为公社干部,已经超出我的梦想了。就生活梦想而言,我早已不做了。约略想来,当是1982年被陕西作家协会吸纳为专业作家的那一时起,我的直接感受是进入人生的理想位置了,不敢做的梦居然成真了。”这就是陈忠实:有一说一,朴实无华,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短视频如何制作,简述短视频的特点

  在这个人人刷短视频、拍短视频的时代,让自己的短视频脱颖而出成为爆款,成为越来越多...

创业励志商业大片 创业电影励志电影大陆

在新上映的电影《1921》中,有一句台词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即将召开。李达邀请...

代理几十台充电宝需要多少钱,代理充电宝

很多人认为加盟需要很高的加盟费和代理费,也有人认为如果共享充电宝的区域代理商很少,需...

杨导为什么不看西游记 杨导

为什么外国人盲目拍中国经典?为什么中国电视人拍不出自己的中国经典?杨洁接受了采访[&...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