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急需二十万去哪里借(急需二十万哪里可以借)

1

张笑妍带着儿子到医院看老太太的时候,她正躺在病床上睡着了。脸色苍白,看着让人心疼。

医生说老人气血攻心,导致血压突然升高。要是再晚个半小时送来,那可能就是中风或者更严重的后果。

“老婆,你来了。”赵进提着暖水瓶走进来,跟往日一样温柔地说。

“老婆”这两个字此时听来是那么的讽刺。这个词语不再是她的专用,在某个地方他可能也这样叫过别的女人吧?

她装着没听见一样的,若无其事地给婆婆按了按被子,轻轻地把她凌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

似乎感觉到她的触碰,老太太悠悠醒来。

“小妍来了,轩轩也来了。”老太太看着她吃力说道。

“奶奶你怎么了?”赵轩小手摸了摸奶奶的脸。

“妈,你把我们吓坏了。”

“我没事了,就是有点累。你们别听医生危言耸听。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没什么大病。”

“还是不能大意。凡事放宽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您永远都是我妈。”张笑妍紧紧握着婆婆的手,眼中有湿意。

婆婆把她当女儿一样,护着,宠着,她心里都记着。所以在这么多年她也投桃报李地孝敬着婆婆。

而站在一旁的赵进听到自己老婆的话,心里莫名慌张起来。自己和刘慧的事,是不是被发现了,应该不会的。

他们在白天见面的次数很少,大多都是晚上七点到十二点左右。根本不可能被发现。

刚刚刘慧又问他要钱,说家具都定了,就等他去付账。他得想办法弄到钱,要不然刘慧得跟他急。

2

可是他妈现在的情况,他怎么敢开口呢。看来只能从老婆这边入手了。

可是看到老婆在给老太太按摩,儿子在给他奶奶讲故事,他就怎么都开不了口。他把手搓了搓,又揪了一下头发,跑到阳台去。

其实张笑妍一边给婆婆按摩一边注意赵进,他那搓手揪头发的动作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每当他被什么事难住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动作,她知道他肯定在想办法怎么弄到钱。

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她就知道他花心。可当时觉得只要她全心全意对他好,而他也不是那种没有责任心的男人,肯定不会背叛她。

没想到他还是不顾他们的夫妻情分,出轨了。

她知道怎么去保护儿子和自己的利益,所以今天早上才趁他还在熟睡,她用婆婆的住房公积金加上那剩下的八十五万做首付买了那个学区房。

而且每个月的房贷还要从他的工资里扣除。不知道他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是个什么反应。她很想看看。

“老婆,都三点多了。我先送你和儿子回家。”

“不用你送,我们搭公交回去。”

“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们都回家吧。有什么事这不还有护士吗?”老太太还是想让他们好好过下去,所以不忘给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

张笑妍再三嘱咐有什么事一定要及时按铃叫护士。等饭做好了赵进会给她送来,晚上赵进会陪着她。

看着他们离去,老太太心情沉重。

3

一路沉默回到家,赵轩进房间写作业。张笑妍进厨房准备做饭,赵进跟了进去。

“老婆,我一个朋友急需用钱,问我借二十万,说两个月后还。你转给我吧,我保证只此一次。”

要是以往她会毫不犹豫地给他,可现在不一样了。她一分都不会给他。

“半年前我们看的那个学区房开始售房了,我用妈的公积金,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去做首付了。”

“那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你眼里还有我吗?”赵进大声吼道。

“这事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当时你都签字了。”

“我什么时候签了字了?我怎么不知道。”

“要不要我把合同拿来给你看看。”

“咱先不买,行吗?孩子还那么小。”他央求她。

“可能不行。合同条款你也知道,钱交了没有特殊情况是退不了的。”

“咱就说妈生了大病,急需用钱。”

“妈又没什么大病,你这么说不是咒妈吗?”

“反正你无论如何今天得给我拿二十万。”

“我看我不给你要怎样。”

“你不给是吧,我自己找。”家里肯定还有钱,说着他快步走进卧室。

她没想到他为了个小三竟然变得那么无耻。她冲进去时他已经把卡拿在手上。

那是老太太的退休工资卡,里面确实有钱。她上前要抢下来,两个人扭在一起。

“你的哪位朋友这么重要,能让你连自己亲妈都能咒,不给钱就抢,你怎么那么无耻。”张笑妍气得用力推了他一把,他踉跄后退一步跌坐在地上。

“张笑妍你个泼妇,我你都敢打。”赵进连忙扶着门要爬起来。

张笑妍看他就要站起来,连忙扑上去,大拳小拳地招呼。张笑妍从小和弟弟打到大,知道打人就要第一次就要把他打到怕。

赵进虽然是高大的男人,可这几年疏于锻炼胖了不少,行动上迟钝了,而且他从没和别人打过架,更别说和女人打过。

张笑妍一副要和他拼命的架势,他只能左躲右闪。

听到爸妈在房间里闹那么大动静,赵轩从门缝看到妈妈正在打爸爸。看到妈妈没有吃亏,他才放心观望。

“别打了,卡给你。”这么多年的温柔贤惠都是装出来的,原来是母老虎,他要和她离婚。

“我看过你的账单,这一两个月你自己就用了几十万。那是我们夫妻共同财产,你是怎么用的,给我说清楚了。”

张笑妍觉得自己累得头发晕,可她仍然大声质问。

“我不是说买股票亏了。”他还是以买股票亏了为由抵赖着。

“行,你买股票亏了。那把购买记录给我看看。”

“我拿钱,别人帮买,没有什么狗屁记录。”他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就是卡拿到了都不一定能取出来。

“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了,几十万块钱,一点凭证都没有,你哄谁啊?”

两个人又围绕着股票吵起来。赵进还是极力抵赖。

“爱信不信。”说着甩门而去。

“妈妈。”孩子冲过来抱住她。

“轩轩,妈妈没事。”原本大人间的事本不应该让孩子参与,可她的孩子却无法幸免。

“妈妈,你想哭就哭吧,我的肩膀给你靠。”儿子抬头望着她。

“好,有你做妈妈的后盾,妈妈什么都不怕。”

为母则刚,她可能要化身为一个战士,在即将到来的离婚大战中胜出。她和赵进的婚姻是没有必要维持下去了。

4

这边赵进刚冲出家门,就直奔他和刘慧的新居。

一看到赵进进来,刘慧的撒娇加抱怨就接踵而来。

说他对她的爱只是嘴上说说,根本就不是真爱她。要不然她家具都到家了钱还没着落。

赵进又是发誓又是承诺。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他就是喜欢刘慧的撒娇挑逗。

“宝贝,我妈生病了我走不开啊。”

“那给我转账的时间应该有吧。你就是存心气我。”刘慧说着,坐到他腿上,双手环抱着他脖子。

“我爱你疼你都来不及,怎么敢气你。明天我就把钱打给人家,行了吧。”

“你把钱转给我,我自己给。”说着刘慧亲了他一口。

“宝贝,我的存款付首付买房子都用完了,我得用信用卡支付,所以还得我亲自来。”

“怎么,你没钱了?那以后房贷怎么办?”

“房贷的事你不用管,你只要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等我回来就行了。”说着两个人玩闹起来。

此时的赵进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还有个躺在医院里的老母亲。

5

已经到了饭点,老太太左等右等等不到儿子来,只好按铃叫值班护士小李帮忙买饭。

而张笑妍做好饭,和儿子草草吃完,也顾不上收拾就带着保温饭盒来到医院。没看到赵进,婆婆正吃着白粥。

张笑妍夺过婆婆手里的碗,发现粥已经冷了。她忍着泪,打开饭盒,里面的汤还是热腾腾的。

“妈,对不起。我应该早点过来。”要不是和赵进吵架耽误时间,也不至于让婆婆吃冷粥。

“没事,我又不是卧床不起。我明天就出院,在这里晚上睡不好觉,没病也给闷出病来。”

“那也得先问问医生吧,医生同意了才行。”

“你忘了我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了。”

“我知道您是医生,可是您现在是个病人,医者不自医。”

“行,我等会儿让医生跟你说。”人老了有时候总是不服老。

第二天早上,做了几项检查,老太太又再三保证一定会遵医嘱。十二点多的时候出院回到了家。

其实婆婆没什么大的毛病,只要情绪上不受什么大刺激,平平稳稳的就没问题。可是家里闹成这样怎么能平稳得了。

赵进从昨天出去到婆婆出院回家都没出现过,他到哪儿去了可想而知。

看来她得提前弄到他出轨的证据,不然就会很被动。

“妈,我跟你说个事。”她拉着婆婆的手让她坐下。

“你不用和我商量,你做什么决定妈都支持你,尊重你的选择。”

赵进能撇下她这个生病的妈去寻欢作乐。她知道儿媳是忍受不了的了,可能她已经决定要离婚了。

“轩轩,儿子你过来,妈妈和你商量个事。”她的所有决定都不会避开儿子和婆婆。

“妈妈,我不是说过我的肩膀永远给你靠吗。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的好儿子,妈妈谢谢你。”她抱着儿子拥着婆婆,以后他们这个家就剩他们三个了。

下了决心要离婚,张笑妍就着手准备起来。首先,得弄到赵进出轨的证据。

要拿到证据其实也不难,赵进和小三约会都能让儿子看到。

那对那些专门给人家收集证据的私家侦探来说,就是小菜一碟罢了。

张笑妍把事情跟闺蜜李舒一说,李舒惊得不敢相信。在外一直是模范丈夫形象的赵进也出轨了。

李舒骂了几句后,打包票说包在她身上。李舒的哥哥是个黑白通吃的人物。闺蜜的吩咐就是一句话的事。

把要做的第一件事提上日程,然后该去会会那个让她面临离婚的小三了。

对方能把赵进迷得家都不要了,可见是个有心机的。她得好好准备准备了。

公众号:fuyeying88(长按复制)

本文来自:一场戏,不代表胡巴网立场,转载请注明:https://www.hu85.com/362195.html

(0)

相关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网友投稿,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到2533378009@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